来自 大金官网 2018-08-10 11:50 的文章

窗外街上嘈杂声更加地大了间或还能听到几句叱

吉祥咳道:“我也是觉得天气烦闷,本想出来纳凉,来来来,你们到我房里坐。”
 
    当下三人就谈笑晏晏,挽臂拉手,亲亲热热地进了房间。
 
   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 
    龙作作的房间里,一豆如灯。
 
    李鱼和龙作作躺在榻上,放着帷幔。李鱼手中持着蒲扇,给作作轻轻地扇着。
 
    其实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如今连孩子都有了,虽未举行拜堂仪式,已然就是夫妻,本无需为作作另行准备卧室。可她正怀着孩子,家里若没有这条件也就罢了,既有条件,长辈多会有所注意,要小夫妻分房而睡。
 
    主要原因是那个年代的医疗条件实在差得很,生孩子对女人来说,就是过鬼门关,这句话绝对是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总结出来的。而即便不是产期,怀孕期对母子、生产后对婴儿,同样是一个严峻的考验。
 
    年轻夫妻血气方刚,同房而睡一旦忍耐不住,不慎酿成了严重后果,岂不是喜事变了丧事?所以作作一到,潘大娘见她已身怀六甲,马上就欢天喜地的为儿媳妇单独安置住处了。
 
    房间里,二人说了一阵子悄悄话儿,李鱼对作作抱上一抱,咂个嘴儿,尤其是轻轻抚摸她的肚子,如呵珍宝的样子,作作那千里寻夫的怨气也就消了。怨气一消,便发牢骚,李鱼小意儿地解释,将自己诸般难处一说,这一节也就揭过去了。
 
    龙作作也不傻,之前负气不平,也是因为李鱼失言在先。她一个尚未出阁的姑娘,怀了他的孩子,还得千里来寻,主动送上门儿来,未免显得轻贱了,她心里能没怨气么?
 
    李鱼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在杨思齐那老宅男面前吹嘘卖弄,在龙作作面前就得嘘寒问暖了,这时候作作气愤也发过了,牢骚也发过了,因为李鱼的抚慰体贴,一腔怨气尽去,胸臆间都觉畅快了许多。
 
    两个人就那么静静地依偎着,静静地体会着温馨的感觉。
 
    过了半晌,李鱼突觉肋下一疼,却是龙作作掐了他一把。
 
    李鱼苦着脸儿道:“你都要做娘的人了,怎么还是这般喜怒无常?这又怎么了?”
 
    作作瞪着他道:“明天你陪我去西市!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道:“好好好,去去去,买买买!西市……最奢华的东西都在东市,不如……”
 
    作作截口道:“不!我就要去西市!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成!那就西市!”
 
    李鱼心想,“包”治百病啊!唔……这年代,还不流行女人带包,但总有女人喜欢的东西,明儿就陪这姑奶奶去,花钱消灾呗。
 
    却听作作气鼓鼓地道:“跟我耀武扬威?笑话!明儿我们去,就在乾隆堂对面,不管什么代价,把那店铺兑下来,我要开店!”
 
    李鱼大惊失色:“乾隆堂?开店?”
 
    作作乜着他,冷笑道:“怎么?这么心虚,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好事了?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道:“没有,绝对没有!我是说……咱们很快就要离开长安了,开什么店呐。”
 
    作作似笑非笑地睨着他,道:“咱们离开长安,和龙家在这里开一家店号,有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龙作作可没跟李鱼说过曾经遇到杨千叶的事,那种丢人的事,她才不会讲。不过这口气她却一直想着讨回来。但李鱼却不知道她为何知道乾隆堂的存在,因为不知道,所以不知道她了解多少,其中又有多少臆测。
 
    于是,刚刚抚慰了作作的情绪,自己也放松下来的李鱼,又紧张起来。
 
    这时,隔壁响起一声清咳:“鱼儿,夜色深了,别打扰作作休息,快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李鱼答应一声,翻身起来,只能揣着一肚子忐忑离开,这一宿,他怕是睡不好了。
 
    ps:作作要去跟千叶开店打擂台了,人家叫“乾隆堂”,作作这店叫啥好,大家有建议没?
 
    接下来七大梁就要开始跟李鱼杠上了,有人说女人多了点,其实这些女人未必都属于李鱼,大家觉得都哪些女人可以送人,莫给李鱼呀,不妨也说说。
 
 第289章 生意
 
    乾隆堂,账房。
 
    店东杨千叶和大掌柜墨白焰坐在账房里,正在谈着“生意。”
 
    如果,谋国也算是一门生意,那么两个人现在讨论的就是一门生意。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现在,咱们在长安算是立住了脚,商场上也结识了些朋友,随后还得结交些官场上的人物,这样,既方便咱们在长安行动,也可及时获取朝廷动向。不过,这都是小节,最重要的是,欲复我大隋,该从何处着手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墨师,如今天下已定,不比乱世,乱世中机会比比皆是,不管是在朝廷上延揽官员将领为自己所用,还是在民间举义旗招群雄改天换日,都行得通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颔首道:“殿下说的是,所以,咱们首先应该想个法子,让这天下乱起来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柳叶儿似的眉轻轻蹙了起来,道:“之前意图在利州兴兵,再由我大隋遗臣在各地呼应,结果失败了。意图往陇西朝廷疏于控制的所在,先练出一支强兵,奈何又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沉默了片刻,道:“刺杀李渊,制造皇室内乱的计划依旧失败了,墨师,现在咱们在长安虽然立住了脚根,我心中反而茫茫然不知所措了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黯然道:“殿下,这是老奴之罪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摇头道:“墨师不必揽过自责,你为了我杨家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激动地道:“老奴不是揽过,确是老奴之过。当年殿下年幼,不能肩负重任,老奴隐藏起来,一面抚养殿下长大,一面利用宝库在各地开设善堂,趁机收养孤儿,培养死士,一直办的都很顺利。直到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抬起头,直视着杨千叶:“直到殿下长大成人,老奴已经等了十多年,实已迫不及待,另一方面,也是眼见李唐江山渐渐稳固,生怕拖得久了,复国希望更加渺茫,所以,行事不免行险用急了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苦笑道:“但行大事,哪有一蹴而就的道理,何况是改天换日再造江山这样的伟业!世间再没有比这条路更加难行的了,老奴居然痴心妄想……,殿下,既然我们如今明白错在了哪里,那就好办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墨师是说?”
 
    墨白焰坚毅地道:“放慢速度,制订更详实、更稳妥的计划!如果我们用十年、甚至二十年的时间来酝酿李唐之乱,还怕不能成功么?殿下,你想想,如果我们慢慢起出宝库财富,冒充是开店所得的利润,只需五年功夫,就可成为长安首富。
 
    这里乃是帝都,到时候,我们结交的官绅权贵俱都是庙堂之上的人物,亦或可以对朝廷诸公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,甚而诸王皇亲,我们巧妙运作,激起皇室与诸门阀高门矛盾,挑唆诸皇子,激起争嫡之乱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眼睛慢慢亮了起来:“皇子争嫡,必需外力,他们必然得拉拢诸门阀世家为其所用。而诸门阀世家与皇室既相互依附,又因权力之争而天然对立,他们想保证自己的气运长久,也必须要择队而站,扶保一位皇子,从而加剧皇室内乱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欣然道:“殿下所言甚是,这正是老奴殚精竭虑想到的法子。到那时候,我们做为长安举足轻重的一方大财阀,又何尝不会成为诸王拉拢的目标?而我们就可以趁机钻进李唐皇室的内部,扶一位皇子,挑起诸王大战,待局势糜烂到不可收拾,便可把他一脚踢开,树起大隋的旗帜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墨白焰冷笑一声,道:“李渊本是我大隋之臣,地盘、人马都是我大隋的,结果天子有难,他不思勤王,反而坐视诸路反王壮大,直到朝廷势力将被蚕食殆尽,便自立为帝,老奴这法子,与之有些相似,也算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!”
 
    杨千叶想了想,展颜道:“墨师,我细细一想,这个法子虽然慢了些,可是似乎真的可行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赧然道:“殿下谬赞了,以前只是抚育殿下,在各地开些善堂,暗中培植杀手刺客,老奴尚觉轻松,现在要为殿下谋赞复国大略,便时时感到力不从心了。
 
    老奴当年,只是宫中一个内宦总管,服侍皇上、娘娘,只要勤快些、用心些,便能胜任。这等军国大略方针,老奴一个内宦寺人,着实地没有那个本事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微微倾身向前,对杨千叶道:“老奴想,从我大隋旧臣中,物色一个胸怀谋略,又心怀故国的智者谋士辅佐殿下,自古得天下者,身边都断断缺不得这样的人物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墨师可有人选了?”
 
    墨白焰刚要说话,窗外街上嘈杂声更加地大了,间或还能听到几句叱喝声,墨白焰皱了皱眉,向杨千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闪身掠到窗边,悄悄拉开窗子,向外瞟了一眼,顿时惊噫一声。
 
    杨千叶瞧见他模样,心中好奇,忙也起身走过去。墨白焰见公主过来,忙把窗子拉开,杨千叶站在窗口,向外望去。杨千叶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,虽然他们两个都背对着杨千叶。龙作作微微仰着脸儿,指着面前两层小楼的店铺,挥斥方遒地道:“这间,这间,还有这间,这四……四不好,我喜欢五,就这五间铺子吧,打通了,开一间长安城最好的皮货店!我要叫整个长安的权贵都记住,想要最罕见的好皮子,想穿最稀有的裘衣,就得到我这儿来。”
 
    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连连点头应下。
 
    后面楼上眼,看到她唇角戏谑的笑意,不禁微微皱了皱眉,但转念一想,龙家姑娘在这里开店固然是在向殿下示威,不过这种事儿对他们的大业并不会有什么影响,在财力雄厚之外,有些令人津津称道的逸闻佚事,也是在长安迅速提升名气和影响的一种手段,心中便释然了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龙作作旁边,却是一头的黑线。
 
    龙作作家里是开买卖做生意的,能不明白该怎么做生意么?你这都还没跟这些店家接触,就大声嚷嚷着要把这些店全盘下来了,人家就算肯卖,这价能低得了吗?
 
    孕妇都这样脾气大?她以为自己这个市长有权利让人家的店铺想开就开想关就关?女人吃起醋来根本就没有理智可言逻辑可讲,本就不计代价、不计后果?
 
    a、b、c三个答案,李鱼在心里选了个c。
 
    “呵呵,有趣!”苏有道苏老师负着双手,潇潇洒洒地站在街角,笑吟吟地看着眼间这一幕,吩咐身边人道:“把那几家店拿到手,店不卖,但店铺一定要交给龙姑娘……”
 
    苏有道眯了眯眼睛:“陇右龙家字号的皮草还是蛮有名气的,咱们就用店铺参个股吧,亏不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