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大金官网 2018-08-10 11:51 的文章

也没有这么快的道理毕竟人家那五家店都在好端

 手下人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微微一欠身,便迅速消失在人群中。
 
    那几家店铺并不是苏有道的产业,而且龙作作马上就要与那几家店主磋商盘下店面的事情了。这时才插手,还得抢在龙作作的前面,把那几家店铺掌握在自己手中,这怎么办得到?
 
    但是这一点,苏有道才不关心。他也不想知道手下打算用什么办法,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抢在龙作作之前完成这一系列交易,他只要结果!
 
    “齐掌柜的,你这家店卖瓷器的?我看生意也不怎么好……”
 
    “小店的生意好不好,与小娘子有什么干系?”
 
    “我要把你的店盘下来!”
 
    “呵呵,小店生意虽不兴隆,却是大隋文帝年间就开张的老字号了,是一份家业,小老儿卖器物,不卖店。”
 
    “你开价吧,只要价钱合理,适当高一些也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请出去!”
 
    龙作作转向李鱼,很委屈的样子:“郎君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故作深情款款:“被人凶了是吧?哎呀,好委屈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脸色一收,重重地哼了一声:“该!这大张旗鼓的,人家不坐地起价才怪!”
 
    齐掌柜的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李市长,小店是真的不卖,你出多少价,小老儿也不卖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气愤地往外走,李鱼无奈地摇头跟在后面,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郎”忙不迭随在其后,龙作作气咻咻地道:“你不是说这里归你管辖吗?一点用都没用。”
 
    李鱼明知道她是因为对面那位心气难平,故意使性儿,无所谓地耸耸肩道:“作作,这儿归我管,不假。可那是人家的私产,除非犯了十恶不赦大罪,皇帝下旨抄没,否则,不要说人家生意不好,就算人家把房子拆了,在那地上种草儿玩,也是人家的权利,谁能过问。”
 
    “哟,官儿不大,官腔不小。少跟我讲大道理了,理是这么个理儿,可这世上巧取豪夺的事儿多了。破家县令,灭门府尹,你当笑话听么?”
 
    李鱼一脸正色地道:“好!我听你的!我一定努力升官,等我成了长安县令,我就让他们破家,替你出这口恶气,然后被朝廷砍头,你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守寡了!”
 
    “不许胡说八道!”
 
   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,作作还是紧张的很,没好气地用胳膊肘儿拐了他一下,嗔道:“你要敢死,我才不替你守寡呢,我马上就改嫁,不等你坟头长草,先让你头顶青青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作作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脸上微泛红晕。
 
    “哎,一宿都等不了啊,这般如狼似虎,那咱们今晚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眼儿微微一扬,对面窗前一角裙袂倏然消失。
 
    “想也别想。我的宝贝孩儿出生之前,一手指头也别想碰我。小心看路,却绊上一跤活活摔死,那老娘就真得改嫁了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前半句还在跟他开着玩笑,下一句就酸溜溜的了。问题是她根本没看李鱼,也不知道怎么就注意到这么微小的动作的,李鱼登时唬了一跳。这么强大的第六感,还让不让人活了?
 
    第二家,第三家,第四家……
 
    接下来四家,龙作作连连碰壁。
 
    实际上,她开得出筹码,这五家商铺,未必就没有肯卖的,但是在她和第一家齐掌柜的打交道的时候,其他四家已经迅速得到了某种“关照”,这时她无论怎么开价,人家当然都是不肯卖的。
 
    龙作作一开始还未生气,一家不卖,那就买下其他四家也好,她原打算买下五家,只是为了和杨千叶拼气势,想比对方的店铺门面更大而已。可连连碰壁之下,那心情又怎么好得了。
 
    龙作作怏怏地走出第五家店铺,第五家店铺的鲁店主立即走到一个负手立在店中,正浏览店中器物的客人面前,迫不及待地道:“你刚刚说的,不管那小娘子出价几何,都高她五成的话,是不是真的。”
 
    那人微微一笑:“当然是真的,我不但出高出五成的价收你的店。而且,你虽然不再是这店东,依旧可以做这店中掌柜!”
 
    那人说着,自袖中摸出一张文书,拍在鲁店东手上:“我一时没带那么多钱,这份房契,押在你这儿。你现在马上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怏怏地走在街上,李鱼劝道:“好啦,咱们以供应皮货为主,何必非要做些自己不擅长的营生,再过一阵,咱们就回……”
 
    “小娘子!小娘子留步,小娘子……”
 
    身后忽然一阵呼唤声响起,李鱼和龙作作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就见齐店主、鲁店主等五位店东,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。
 
    李鱼和龙作作诧异地站住,待那几人赶到面前,李鱼上前一步,开口道:“诸位还有什么事?”
 
    五位店主互相看了一眼,共推五人中年长一些的杜店主上前,拱手道:“李市长,李家小娘子,我们五个老朽商量了一下,我们这店也不是不能卖,只不过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眼睛一亮,道:“只不过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脸色一沉:“我娘子出价已极大方,你们可不要得寸进尺!”
 
    杜店主连连摆手:“李市长多心了,多心了,我们不是要趁火打劫要高价,相反,我们愿意以比小娘子所开价格的一半把这店卖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吃惊地看向龙作作:“作作,你做什么了?别是派了龙家的人,去勒索人家了?”
 
    龙作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还以为你真当了破家县令,做大贪官呢。”
 
    齐店主陪笑道:“两位说笑了,我们愿意以比市价低一半的价格卖店面,当然也是有条件的。”
 
    那伙神秘人可是提出了极丰渥的条件:店面,半价卖给龙作作,收入归他们;那些神秘人再按龙作作之前开出的价格给他们一笔钱。之前龙作作开的价已经比市价高出四成,这样一算,他们相当于把一个店铺卖出了市价一倍有余的价格。
 
    大家都是生意人,谁不答应?
 
    而且,那伙神秘人还提出要他们“降价出售”,折价入股,这股份虽然实际上属于那神秘人,但每年分红,俱都归他们所有,他们虽然卖了店,不再做店东,依旧可以做掌柜的,另外还有一份收入。
 
    这样一笔帐,不用一个多么精明的生意人,都能算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 
    龙作作只是任性了一些,要跟杨千叶斗气,才做出了败家富二代的举动,并不是真的不知轻重。龙寨主没有儿子,将来这家业是要传给她的,她其实也下过一番苦心学习经营的。
 
    这时一听对方这么说,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,遂警觉地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条件?”
 
    五人中,还是由最年长的杜掌柜搓了搓手,道:“我们刚刚打听到,姑娘是陇右龙家的人,若是龙家在此直接开张,售卖最高楼的皮货,这生意确实远比我们现在半死不活的生意收入要多的多。可这生意,是我们赖以吃饭的营生,真要脱了手,就算赚了钱,坐吃山空不成?”
 
    齐掌柜道:“所以我们五个老兄弟核计了一下,店铺呢,我们折一半的价格卖与小娘子。但是,我们五个得留用在店里,兼并五家店铺,店面太大,总得需要几个掌柜的料理,我们久在长安,阅历丰富,做个掌柜的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一听,这样算,自己占的便宜还是太大,便问道:“就只这些?”
 
    鲁店主狡黠地道:“做掌柜的,只是拿一份掌柜的收入,除此之外,我们还要在这店里占点儿股份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略一思忖,在长安开店本就是她一时兴起,真要开起来,她又没精力也不擅长此道经营,本也要姑当时聘用掌柜的,便留用他们也没什么,既然他们愿意折价入股,经营起来,也会尽心竭力,说不定这斗气之举,还真能成为龙家一股稳定的财源收入,遂道:“这倒不是不可以商量,不过,五位要占多少股份呢?”
 
    几位店主互相递个眼色,由杜掌柜的道:“我们五人,每人占一成股份,如何?”
 
    龙作作摇头道:“诸位,这样加起来,诸位可是占了一半的股份了。”
 
    齐掌柜的赔笑道:“我们本就把小娘子出的价折减了一半,这样岂不正合理么?”
 
    龙作作道:“那又不然,我接了你们的店,可不是售卖你们原来的货品,这皮货来源可是由我提供的,我们要做长安最好的皮货商人,也只有我龙家寨才做得到,就这本事,若是合伙开店,值不值三成股份?你们是生意人,该当明白能给你们拿到一价难求的货物,作用何等之大!”
 
    五个店主凑到一块儿嘀咕一番,杜掌柜的道:“这样的话,就按小娘子说的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嫣然道:“我还没说完呢!”
 
    龙作作把杵在那儿当背景的李鱼拖到身边,亲亲热热地挽着他的手臂,道:“奴的郎君,李市长,想必各位也都识得。试问,如果李市长肯给予各位各方面的关照,在店里占上一成干股,不管多吧?很公道吧?求之不得吧?”
 
    齐掌柜的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个……嗯,李市长肯加入?”
 
    龙作作挺起酥胸,道:“郎君有官身,当然不宜加入,可我是他的妻子,这店我开的,和他加入其中,有区别吗?”
 
    五人面面相觑,鲁掌柜的期期地道:“这个……那么,便也算一股!”
 
    龙作作道:“这四成,可都是干股喔,公道吧?”
 
    五人又是一番交头接耳,杜掌柜的道:“不错,公道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一拍手道:“好,这店呢,你们折算成了一半的价格,等于只出了一半的钱,我们双方要共同负担四成的干股,所以双方各负责给出两成干股,所以最后呢,你们五人共占三成股份,七成是我的,对吧?”
 
    李鱼瞪着龙作作,心中无比绝望:“天呐!这身材火辣的半洋马也会用心机了,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,老夫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”
 
    路边人流中,两个大汉扶着就医归来的刘啸啸正站在角落里,刘啸啸狠狠地瞪着李鱼,目光又渐渐移向龙作作,那个在他想法里,今生注定要携带家业,成为他女人的女人。
 
    执念,是一种无解的剧毒。此时,刘啸啸盯着龙作作隆起的腹部,目光就无比地怨毒,那里孕育的,本该是他的骨血,可现在……
 
    “李鱼,你等着吧,我刘啸啸复仇的刀,将裹着地狱的火焰,降临到你的头上。至于你,贱女人,我要叫你生不如死,用你的一生,偿还你欠我的一切!失去的,我一定会连本带利地拿回来,一定!”
 
 第291 章 交锋
 
    龙家寨的皮货在长安这么有名么?
 
    李鱼端坐在西市署自己的签押房里,捏着下巴,犹如身在梦幻之中。
 
    照理说就算龙作作正常地兑店,也没有这么快的道理,毕竟人家那五家店都在好端端地开着,又不是贴了告示要出兑,没理由这么顺利。
 
    但现在,那五家店主无比配合,简直比龙作作还要主动积极,此刻龙大小姐已经以大店东的身份,指挥五位原店主拆隔断清存货,同时又请了杨思齐介绍,找了个有本事的包工头儿,准备大兴土木,装修新店了。
    新店的名字……
    后来,李鱼听见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在说悄悄话儿,提到“正妻堂”什么的,说是人家叫“乾隆堂”,太也大气,大小姐也想讨个好彩头儿,要不是怕犯了朝廷的忌讳,都打算叫“坤宁宫”了。
 
    李鱼这才恍然大悟,人家女子这点小心思,他也懒得理会,不过今天承揽了装修业务的那个包工头儿跑来向李鱼献媚的时候,为了凑近乎,没话找话地说起一桩趣事,说那女店东派了两个小丫环去向他交代牌匾的尺寸和名字等事宜。
 
    结果两个丫头也不知道避人,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起了“悄悄话儿”,说她们家小姐本来极是满意“正气堂”这个名字,忽然又觉得“正气”也不妥,谐同“正妻”呀,那不是明摆着允许那小骚蹄子进门儿了呢。
 
    所以,在这两个宜喜宜嗔、秀美可人儿的小丫环提议下,龙大小姐决定这店名就叫“神仙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