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大金娱乐 2018-08-10 11:48 的文章

人人都学你老子这街从日落捱到日升都净不干净

 “我淘米!”
 
    一进家门,吉祥还没开口,深深和静静两位姑娘就热情地冲进了厨房。
 
    两个吃货倒不是为了尽快吃上晚餐,而是因为她们已经发现,要拥有李鱼这张高档长期饭票,潘大娘这一关是必须要攻克的,只要哄得潘大娘子开心,她一开口,李家孝子还不顺水推舟?
 
    于是乎,两位姑娘除了借着在李鱼身边读书的机会,来点办公室撩骚一类的风情小故事,一回到家就是想尽办法讨潘娘子开心了。
 
    而且,两位姑娘谁也没有挑明,便已心意相通地达成了革命统一阵线。吉祥姑娘不是占了先手么?我们可是有姐儿俩,论质量不输于你,论数量还多你一倍,这竞争力自然大增。
 
    吉祥因为早就跟在李鱼身边,且已有了潘大娘的亲口认证,实在抹不下脸面来学这两个没皮没脸的小女人,眼见二人一头冲进了厨房,口口声声把潘大娘叫得比亲妈还亲,便负气地站住了。
 
    李鱼察觉了她微妙的情绪变化,心中也有些尴尬。深深和静静表现的也太明显了,简直就差敲锣打鼓宣告众生,说她们要进李家的门儿啦,他又不瞎,岂能看不明白?
 
    其实这样两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子,李鱼实在讨厌不起来,只不过以他后世过来人的性情,却难免有些“惧内”,他可做不到理直气壮地纳小儿,眼见吉祥嘟起了嘴儿,李鱼便涎着脸儿上前,道:“她们两个在咱们家白吃白住的,还不兴帮咱们家多做点儿事?甭管她们,让她们去,来,咱们回房说点悄悄话儿。”
 
    这他们咱们的,关系撇得清清儿的,很有说话技巧了,奈何吉祥姑娘也是个人精,一点都不傻:“什么叫白吃白住啊,要是这么算的话,我也是白吃白住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脸严肃:“这怎么能一样,你是我的女人!”
 
    吉祥绷着脸儿道:“着哇,她们两个也可以变成你的女人啊!”
 
    李鱼执起吉祥的手,真诚地道:“不!这辈子,我只有你,就心满意满了。”
 
    吉祥敲了敲脑袋,思索地想:“陇右马邑州有个什么人来着,龙姑娘还是蛇姑娘,哎呀,记不清。”
 
    李鱼干笑道:“龙作作,龙姑娘。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又抓起吉祥的柔荑,道:“龙儿呢,是个小意外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一脸吃惊地打断了他:“这要是个大意外,该讨回来几个姑娘?”
 
    李鱼一脸尴尬:“呃……这个……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道:“好啦,别一副苦瓜脸,好像人家多凶悍的模样。”
 
    吉祥往厨房里瞟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道:“那两位姑娘,可是见了腥的猫儿一般,就巴望着能嫁进咱们家里呢,我警告你,可不许动心,不然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不能!”
 
    李鱼正气凛然:“咱们家谁当家?我家吉祥姑娘啊,你不点头,母苍蝇都别想飞进来一只。”
 
    吉祥白了他一眼:“这话你说的啊,你可记住了!”
 
    吉祥说完,举步就走,李鱼问道:“你去哪儿啊?”
 
    吉祥道:“我去厨下帮大娘做饭。”
 
    片刻的功夫,潘大娘就从厨下出来了,米又有淘了,菜有人洗了,现在连掌勺的都有人代替了,潘大娘很高兴地就解了围裙。
 
    潘大娘出了厨房,就见自己的宝贝儿子站在堂下,做无语问苍天状。
 
    潘大娘放轻了脚步走过去,盯着儿子发呆的脸庞看了看,疑惑地道:“儿啊,你要吟诗吗?”
 
    李鱼醒过神儿来,苦叹一声道:“我哪有心情吟诗啊,你看那厨下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往厨下呶了呶嘴儿,潘大娘随之看了一眼,笑眯眯地道:“怎么啦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哎,咱们家的姑娘,就没一盏省油的灯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恍然,伸出食指,在李鱼额头狠狠一戳:“你这臭小子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我看这这几位姑娘,都挺好的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说着,笑眯眯地往后宅里去了。那儿还有一个牲口似的每天只知道干活的男人,吃穿住行一团乱,潘大娘只觉得那人比自家儿子还不懂事,太叫她操心。哎,要是没有她,那个男人可怎么活?
 
    潘大娘悲天悯人地摇着头,消失在了李鱼的视线之内。
 
    李鱼往厨房里瞧了一眼,小小一间厨房,三个姑娘置身期间,各自卖弄本领,风拂柳,柳扬枝,小腰身袅娜,挽起袖子的胳膊白生生地跟剥了皮儿的水萝卜似的,一张张俏美的容颜,被灶中火光映得红扑扑的。
 
    李鱼不禁悲叹道:“一个都吃不到,哪儿有福啊?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朱雀长街之上,龙作作一行队伍在善和、通化两坊之间的路口被截住了。
 
    金吾卫执戟而立,肃然喝道:“择坊而入,投店歇息,有什么事,明日再办,马上就要净街了,不得前行。”
 
    马上一个侍卫大声道:“军爷高抬手,我们要去延康坊,过了通义坊就到了,来得及的。”
 
    那金吾卫怒道:“聒噪甚么,人人都学你,老子这街从日落捱到日升都净不干净,快快择坊而入,不可前行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坐在车内,耳听得外边交涉,好不气愤。不过,她也清楚民不与官斗,不要说这里是天子脚下,就算在他们马邑州,这也是他们正业百姓人家不可冒犯的规矩。
 
    龙作作眼珠一转,附着“负心汉”的耳朵悄悄耳语几句,那小丫头点点头,便掀开帘儿走出去,做出一脸焦急模样,道:“各位军爷开恩,我家娘子就要生产了,急着去寻稳婆接生呢,求军爷开恩,行个方便。”
 
    那金吾卫往车上看了一眼,“无情郎”打着帘儿,龙作作捂着肚子,黛眉深蹙,做痛苦不堪状,瞧来甚是可怜。
 
    那金吾仔细打量龙作作一行人马,确实像是远道而来。
 
    那金吾卫登时发了善心,往旁边通化坊里一指,道:“你这小娘子,大腹便便的,怎么还赶远路,一个不好,可有性命之危。快快快,快进坊去,沿坊里大街一直走,莫要停,到第三第四个街区之间,路口便有一户人家,乃是一个接生婆子,我家小宝就是那接生婆子接生的,快去,快去!”
 
    这时候,通化坊坊门正要关闭,那金吾卫大喝一声:“呔!切莫关门,这有妇人待产,速速放他们进去。”
 
    那两个掌管坊门的坊丁听到外面军士大喝,连忙将掩了一半的坊门打开,召手道:“快来快来,六百响‘闭门鼓’就要敲完了,再迟得片刻,便要‘犯夜’,教人拿了去,拶你一顿好拶子。快快快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目瞪口呆,万没想到弄巧成拙,那金吾卫不断催促,两个坊丁也在门前招手,无奈之下,一行人只得进了通化坊。
 
    一行人进了通化坊,龙作作尚未到产期,哪里需要去什么稳婆家里,只是不想让那掌门的坊丁生疑,硬着头皮向前走出三四条街,看见一户人家门口挂了一个“栈”字招牌。
 
    这时节,专门的客栈虽然也有,却极少。但客栈又是行路人必不可少的,长安国际大阜,更是如此,所以城中有不少人家,专以出租房屋为业。龙作作麾下那些侍从常行远路,一看就知道这户人家是经营房屋出租的,马上上前拍打门户,高声道:“主人在吗?我等欲租房舍,还请行个方便。”
 
    这时候,又有一辆清车,在两骑快马的护送下,从通化坊另一端长街尽头驰来,恰也到了这户人家停住。车夫勒住坐骑,墨总管和冯二止翻身下马,牵着马缰上前,杨千叶一掀轿帘儿,已自车中闪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