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大金娱乐 2018-08-10 11:49 的文章

一个挺胸腆肚的大将军八面威风睥睨间示威地看

龙作作由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虚扶着,一只脚刚落在脚踏上,突然就跟中了定身法儿似的,呆站在车上。杨千叶此时也正要下车,一脚悬在空中,惊愕地看向对方。
 
    双方套辕的骡马倒是很亲近,相互蹭了蹭脸儿,咻咻地打了个鼻息,因为它们的动作,两辆车子都是微微一晃,将惊呆的两位姑娘弄醒过来。两个人慢慢走下车,向对方走出三步,站住。
 
    龙作作盯着杨千叶,冷冷一笑,道:“我听说纥干承基跟着罗一刀,被罗克敌干翻了,那时就在想,那个背我叛我,委身从贼的女人,却不知落得个什么下场。如今看来,老天待你不薄啊,居然被你安全逃到了关中,你这腿,可是真够长的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浅浅一笑:“背你叛你,谈不上吧?我当初寄身于龙家寨,为的就是探听纥干承基的下落,而且,本姑娘从不曾做过任何一件不利于你的事情,龙姑娘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。”
 
    说着,杨千叶好奇的眼神儿不时瞟向龙作作的肚子,看她模样,分明是有孕在身,这才多久,她就成亲了?还是……有了什么不幸的遭遇?只是,出于她本能地矜持,杨千叶没有问出口来。
 
    杨千叶可没往李鱼身上想,要知道,她跟纥干承基投奔罗霸道没多久,李鱼就前往中原了,现在更是在西市混得风生水起,不可能与龙作作成亲生子,否则他岂有在长安逍遥的道理。
 
    龙作作冷哼道:“是么?任你怎么说,总是辜负了我的信任,辜负了本姑娘的人,绝不会有好下场。罗霸道完蛋了,你逃到长安,居然租房而居,连个自己的落脚之处都没有,如此落魄,着实可怜!”
 
    杨千叶挺了挺胸,淡淡地道:“落魄?你看本姑娘像么?”
 
    那一身滚绫绣银边的素白色翻领小胡袍,浑脱小帽儿,俏美可人。脸上气血充盈,荣光焕发,腰间玉珮垂坠,分明大富之家,要说她这样都叫混的好惨,那只能进宫当皇后才叫还算不错了。
 
    “倒是龙姑娘你……,啧啧啧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啧啧几声,摇头叹息:“风尘仆仆的,好像赶了很远的路啊。龙家寨过不下去了么?居然要你一个大腹便便的小妇人,千里奔波,经商牟利。啊,龙姑娘你有了生孕呀?这才没多久,原来你已经嫁了人,恭喜、恭喜!”
 
    龙作作挺了挺肚子,同样淡淡地道:“本姑娘进长安,可不是为了经营生意,而是来寻我的男人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抚着肚子,一脸得意地道:“我本来盘算着,就在马邑州住着,蛮好,可是我男人本事,送皮货来了趟长安,居然做了大官,非说这里风水好,易于孩儿的教养,执意要接我来长安享福。我呢,嫁鸡随鸡,也就只好来了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说到这里,瞟了杨千叶一眼,故作恍然地道:“啊!大震关一别,再未相逢,我倒忘了,你还不知道我男人是谁吧?其实你也认得他的,我这娃儿的爹,就是李鱼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、墨白焰、冯二止齐齐一呆。一呆之后,墨白焰和冯二止情不自禁地对望一眼,眼底是藏不住的狂喜。
 
    一直以来,他们都觉得李鱼是阻碍公主复国大业的一个障碍,儿女情长起来,消磨了斗志,如何肩负复国大业?尤其是千叶公主是女人,一旦婚嫁,生儿育女,相夫教子,光复大隋的事就此休谈。
 
    现在好了,李鱼已经娶了妻子,以公主身分之尊,断然没有予人作妾的道理,这缕情丝可以从此斩断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也呆住了,龙作作这个消息,给她的震撼着实不小。
 
    李鱼已经成亲了?他的娘子就是龙作作……
 
    等等!不对!
 
    杨千叶脑海中飞快地掠过上次与李鱼重逢于西市的事,想起二人的接触经过,再迅速回想李鱼通过大震关前往关中,并借褚龙骧声名之便把她和纥干承基、罗霸道等人带出大震关的过程,马上推断,龙作作此言不实。
 
    龙作作有了身孕,且孩子的父亲是李鱼,这事恐怕不假,龙作作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,但若说二人已然成亲,且是李鱼派人接她前来,只怕就未必属实了。
 
    否则的话,李鱼自那次过大震关就不会丝毫不曾谈起或表现出已然娶亲的模样,当时他甚至已接受褚龙骧礼聘,打算赴长安做褚将军幕宾了,这像是在马邑州有了家室的模样么?
 
    况且,如果他当时刚刚新婚,会在那时远行?这对狗男女发生过苟且之事,应该是真的,但是说到成亲,且李鱼派人接她来长安定居……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,道:“原来如此?自大震关入关中时,我便与李鱼同行呢,倒不曾听他说起过已然成亲的事。前两日我在长安西市开了家‘乾隆堂’珠宝行,李鱼还曾亲来道贺,那时也不曾听他说起过要接你来长安的事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杨千叶俏眼微微一张,有些诧异地道:“说到这里,我却有些奇怪。龙姑娘到了长安,怎么不往尊夫府里去呢,莫不是……连自己的家门儿朝哪儿开都不晓得?”
 
    龙作作冷哼一声,道:“我只是进城晚了,恰适宵禁,暂且在此小住一晚罢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点点头,似笑非笑地道:“原来如此,那就是尊夫的不是了,龙姑娘……哦,是李夫人,李夫人远道而来,且又怀着身孕,尊夫居然不去城外接迎,实在是……,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摇摇头,举步向门前走去,手掌将门扉推开一半,忽又扭过头来,乜视着龙作作道:“刚刚听李夫人讲,尊夫在长安做了大官?我还是头回听说一个不入流的市长也叫做大官。尊夫说长安有利教养子女,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,起码呀,能叫人开了眼界!”
 
    杨千叶笑吟吟地说罢,一推门儿就走了进去,身后龙作作的面孔已然胀/红的仿佛一只初次下蛋的小母鸡。
 
    然而,快步走进门去的杨千叶,却也是刚一跨过门槛儿,脸色呱嗒一下就摞了下来,面沉似水。
 
    千叶公主一向气度雍容,风度优雅,从来不曾如此地牙尖嘴利,可是从龙作作说出她腹中的孩儿生父是谁后,杨千叶就方寸大乱,谈吐大异寻常了。
 
    墨白焰和冯二止目睹二人挟枪带棒一番舌战,只瞧得心惊肉跳。两个下边没把儿的男人头一回明白,什么叫句句诛心,什么叫字字如箭。而且这么刻薄的话语,居然出自他们心目中那位高贵、优雅、从容、淡泊,本该如九天之上的仙子般的公主殿下之口。
 
    龙作作愤怒地站在门口,好半晌发赤的脸庞才渐渐恢复了雪白的颜色。这一路上,她都在猜测,被李鱼带出大震关的所谓白衣女婢究系何人,现在不用猜了,那贱婢必是杨千叶无疑。
 
    “那个臭男人!那个臭男人!”龙作作一口银牙咬得咯咯作响,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战战兢兢地凑上来,“无情郎”小心翼翼地询问道:“小姐,咱们是不是换一户人家投宿?”
 
    龙作作怒目瞪去,道:“换什么人家,怕她怎地?今儿晚上,本姑娘还就住这儿了!”
 
    说完,带球跑的龙作作也不用人扶,大踏步地就向院中走去,唬得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忙不迭跟上,一左一右刚刚搀上龙作作的胳膊,就被她狠狠地甩开了去。
 
 第287章 不好消受的福气
 
    这一夜,龙大小姐气鼓鼓的,究竟睡着了没有,谁也不知道。
 
    “无情汉”和“负心汉睡在外屋里伺候,听到里边烙饼频率的翻身声,一时也不敢睡去,但等了良久,却也不见龙大小姐发脾气或是召唤她们做什么,等着等着,小姑娘贪睡,也就睡着了。
 
    两个丫头睡的晚了,又是本就贪睡的年纪,等她们揉揉眼睛爬起床来,不由得大吃一惊,大小姐根本没要她们侍候,已然是洗漱完毕,梳妆停当,形容严盛,就连为了行路方便,平时并不佩戴的步摇、耳珠、缀玉都戴上了,跟新嫁娘似的。
 
    两个丫头大吃一惊,赶紧穿衣起床,生怕惹来龙大小姐不快,不过龙姑娘并未理会她们,她站在门口儿,眼睛贴着门缝儿,偷眼向外瞄着,全神贯注,似乎在看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两个丫头穿着停当,连脸都没来得及洗,就赶到龙大小姐身边。
 
    “小姐……”
 
    “负心汉”怯生生地唤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嘘~”龙大小姐马上竖指于唇,制止了她。“负心汉”马上闭嘴,与“无情郎”对视了一眼,有些莫名其妙。
 
    墨白焰和冯二止守在院子里,等着杨千叶杨大小姐出门。
 
    门儿一开,杨千叶从门中姗姗地走了出来,墨白焰和冯二止微微一讶。
 
    殿下天生丽质,几乎从不用胭脂水粉、珠饰打扮,说句不客气的话,胭脂水粉那些东西,就算是长安城里品流最高的那种,用在殿下脸上,都嫌遮掩了她本就水润娇嫩的肌肤呢。
 
    要说用,殿下大抵也就是修修眉、润润唇,可今儿个,殿下居然修了妆容,比起那日店里开张时还要隆重几分。尤其是她的服饰,原本为了抛头露面方便,大小姐常常是一身小翻领的锦袍,一顶浑脱小帽儿,带些胡风,俏皮可爱,行路便利。
 
    可今儿个大小姐环佩叮当的,这是闹哪样啊?
 
    明明墨白焰就在眼么前儿站着,可殿下的声音清亮的就像正吊嗓子的旦角儿:“墨总管,咱们家那个招牌着实地小了些,不醒目。你抽空儿去一趟西市署,叫李鱼特批一下,做块大招牌。”
 
    墨总管人情世故不可谓不明白,但是涉及男女之情,可就单纯的可以了,哪知道杨大小姐这番话用意何在,忙陪笑道:“大小姐,消防司说了,西市店铺牌匾今后都有统一规制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瞪了他一眼,道:“咱们家的铺子可是占了四座店铺的门面,能一样么?特事特办么,‘东篱下’怎么就挂了一副几里外都看得清的大招牌?你去跟李鱼打声招呼就好,他会难为我?”
 
    墨白焰忙唯唯称喏。
 
    房间里边,龙作作冷笑一声,拉开障子门儿就走了出去,那嗓门儿脆生生的,就仿佛一个正吊嗓子的青衣:“叫侍卫们赶紧把车马准备妥当了吧,昨儿进城急了些,郎君接不到我,指不定多着急呢。咱们这就出发……”
 
    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已经跟出来,听她这么说,“无情郎”纳罕地请示道:“姑娘,你不先用了早膳么?”
 
    龙作作瞪了她一眼:“也就几步路了,饿不死你,咱们回了家吃!”
 
    龙作作轻轻抚着肚子,仿佛一个挺胸腆肚的大将军,八面威风,睥睨间示威地看着杨千叶:“婆婆自接了书信,就不断催促我来京,早些到了,早些给老人家一个欢喜。”
 
    “咚咚咚……”
 
    坊门开关时候,都会鼓声隆隆,晓喻全城。此时鼓声适时响起,仿佛战鼓声声,杨千叶和龙作作目光一碰,就像绝世名剑“干将”、“莫邪”,锋芒相撞,火花与杀气迸射。
 
    “你这丫头啊,可是不明白老人家的心思。老人家是急着看她的乖孙呢。”
到了客厅。
 
    “小郎君早!”
 
    深深笑盈盈地迎上来福了一礼,甜甜地道:“小郎君快请入座,奴奴给你盛粥!”
 
    静静拈起筷子,麻利地拿起一个小碟儿,就从四五样小菜儿里挑着两三样儿给他挟过去,又拿起半个切开的咸鸭蛋,把流油的蛋黄儿挑到给李鱼的菜碟里,咸蛋清儿拨到了自己碗里。
 
    然后,静静就吮着沾了蛋黄油的筷子,笑眯眯地对李鱼道:“这几样都是合小郎君口味的呢。”
 
    吮筷子的动作,只是不想浪费了蛋黄油,潘大娘在上首坐着呢,她可不敢来一出“舌尖上的筷子”,做出任何暗示性的诱导动作。给男人看的和给男人的娘看的,必须得截然不同才行,这道理,鬼灵精的静静心里是清楚的。饶是如此,但那娇憨之态,也是足以迷人。
 
    吉祥瞟了李鱼一眼,没有起身,只是微笑道:“快坐吧,你自入署,应酬太多,酒喝多了伤身的,粥里我加了几味调理身体、暖胃调脾的药材,四更天就起来炖上了,你多喝两碗。”
 
    吉祥一边说着,一边很自然地给潘大娘递过一碟酱豆腐,一心二用,游刃有余。